资料逐步完善中。建议反馈邮箱:shiniutang@gmail.com
李小可官网www.lixiaoke.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艺术动态>详细动态

详细动态

“人间世”方力钧个展

发表日期:2017-11-03   分享到:

展览时间:2017-11-03 - 2017-12-03

开幕时间:2017-11-03 18:00

展览城市:香港 - 香港

展览机构:香港汉雅轩

展览地址:香港九龙嘉道理山布力架街28-30号地库、香港中环旧中国银行大厦15楼图书室

参展人员:方力钧 

展览介绍

人间世 

张颂仁

  方力钧近两年的新画给观众惊喜之外,更强烈的是震惊:今天的世界到底变成了一个什么世代?人食人难道是标准的游戏规则?人欲横流是自然状态?方力钧让我们看到一个时代剧变之下的人心世界。人际关系既流动不居,社会组织又风云幻化 。生活在这个时代里,人性欲望是如何被建构、被引导的?世界景观如何被营造出来?社会理想又该如何理解?

  在‘后八九’的艺术家群里,方力钧尤其具有历史感。‘历史感’在现代中国的意义来自社会主义的极端西方中心思想。(由于这种‘历史感’源自欧洲上世纪的前卫政治,所以说是西方中心。)那就是说,一个把社会和全民投进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计划的‘历史感’。为了‘未来’、为了完成这个‘计划’,过去的累积经验或现实局限都被推贬为次要考量。这个‘历史感’建构于崇高的理想热情上,于是也有赖于领导与从属人民共同投入的自我牺牲,和不惜代价的社会实验。‘人间世’所刻划的弱肉强食,无论观念与抱负都与此截然相反。让观众震惊的正是时代迁移下的强烈反差对照。

  从一个带着历史使命的集体社会转换到惶恐危微的个体生存感,这是方力钧对这个时代的感受。而‘人间世’这系列绘画正是从集体社会转型到个体生存的心理状态写真。一直以来,他的艺术感觉纠结于两个构成矛盾的关系:一是集体和个人的互相依赖,二是两者互相抗拒的协商关系。

  集体共识和个人至上这两种社会的模式,都有赖各自构成社会共识的条件,而且必须保持合理的弹性尺度,否则,极端的集体主义与极端的个人主义同样不是好过的时代。 所以‘人间世’这种骇人听闻的艺术想像有如警世危言,所反映的是时代转型、共识瓦解之下被艺术夸张的心理写照。初生婴儿被四周虎视眈眈的目光敌视,生命前景着实堪虞。社会对未来的愿景本应是为了世代传递所建设,可是初生婴儿象征的‘未来’却被今天的生存需求所吞噬。这是在生产力至上、消费为资本运转服务的时代的真实阴影。现代人正在毫无制约地消耗未来一两代人的资源。在画家的视觉想像中,吞噬未来的意象构成了人食人的世代。

  方力钧的绘画有两类主要的图式结构,最为人传颂的是以大风景为场景的群众写照。这类作品,无论气氛是光明还是暗涩,都带着一个大时代的宏观视野,刻划了一个集体社会在开拓新世代所呈现的世道人心。这是一个被历史计划的正午阳光所照耀的世代;这个世代有其残酷、荒诞与极其无聊黑暗的一面,也有其乐观、理想、甚至被阳光的光明所灼伤的一面。在方力钧手里,大风景的构图不仅波澜壮阔,而且宽宏驳杂,被鼓舞的众生不单止各路英雄,连飞禽走兽到牛鬼蛇神都在历史大潮中被冲洗成样貌近似的群体。这些画大多色彩缤纷,造型夸张奇诞,反映出理想主义的空中楼阁心态。

  方力钧另外一个图式是幻觉化的众生相。在流动的空间里各种脸相在漩涡般转动,构成迷幻的景观。没有固定的空间结构,无关远近的前后移动,像噩梦,也像狂欢。只知道:平静生活离开方力钧很远。近年的‘人间世’所描绘的人心接近于狂暴,那是欲望横流的世代,社会秩序让位与暴力强权 。幻觉的意像是没有景深可言的图式;也就是说,那是没有视野的图式。没有历史,没有记忆,没有远观。这是我们身处的年代。

  两种绘画视觉模式拉开了两种社会模式的对比,可是图式内容的造型手法,包括物像和肖像,在于两种社会观都极为像似。原因无疑由于出自同一个画家手中的创作,可是一个画家的手艺在应用于矛盾的主题的过程中也必定会引出一个人性主体(画家本人)对矛盾现象的消化与融合。于是,在方力钧的集体社会模式里可以发现隐藏了极端个人主义的自私与残酷,埋伏了对‘未来’消耗的深埋种子。可是在这个模式中也发挥了个人对社会的向心力,个人对世界的责任道德心。在方力钧的另一种对应个人主义时代的模式里,虽说强调个人自我利益,可是也看到群体联手对外的群体性,和通过朋党勾结下发挥的恶性非道德力量。正面的是:个人主义调动了欲望与丰富的个人想像力,发挥了大风景之下的大一统无法揽括的细腻情绪,和容纳大风景背后的一神教所没有气度容纳的各路异端。

  大家都知道,人食人的世代肯定无法构成一个社会,但是统一整齐的社会设计也绝对会扭曲人性,会逐渐把人改造为缺乏个人道德责任的狼群。于是,投向未来的两种模式共同潜伏了错误,同样带着对人性的歪曲理解。这里的错落和矛盾,构成了画家对当今世界的丰富想像。方力钧对现世是热情和迷恋的,他那丰盛的创作量来自真诚的好奇心与热爱。方力钧绝对不会排斥人性的欲望和迷狂的幻想,同时他也了解群体社会的规范与界线,懂得大群体的权力模式在面对全球博弈之下的无奈与必然。方力钧的艺术有警世的叙述性、有时代的紧张感、也有热爱图画和视觉快感的绘画性。他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大画家。

 

序于中华人民共和第六十八年深秋

 

建议内容:
联系方式:
关闭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建议。关闭
提交失败!
重新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