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逐步完善中。建议反馈邮箱:shiniutang@gmail.com
李小可官网www.lixiaoke.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邹佩珠先生追思会在北京京伦饭店召开 艺术界深切缅怀“她的离开是中国美术的一大损失”

发表日期:2015-09-07   分享到:

      2015年8月20日上午,“邹佩珠先生追思会”在北京京伦饭店召开,此次活动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国家画院、北京画院、李可染艺术基金会、李可染画院共同主办,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陈履生,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著名美术理论家、批评家邵大箴,李可染之子李小可,李苦禅之子李燕,著名画家范增以及李可染生前的弟子好友等众多嘉宾出席了此次活动。

   邹佩珠先生于2015年5月4日离开了我们,农历的七月初七是她的生日,在今天举办追思会具有特殊的意义,众多先生们聚在一起,回顾她的艺术人生。

      此次活动由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陈履生主持,首先,由著名艺术理论家、批评家邵大箴先生发言,邵大箴先生介绍了邹佩珠先生对于李可染艺术的贡献,在他看来邹佩珠先生为李可染先生付出了非常多,李可染先生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邹佩珠先生的牺牲和帮助,邹佩珠先生为建立李可染艺术基金会,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做了很多的工作,还有李可染先生海外的推广工作等等,如今她不在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对中国艺术发展有非常大贡献的社会活动家。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先生谈到邹佩珠先生时表示:“邹佩珠先生的一生是平凡精彩的一生,之所以平凡,是因为每天都在为李可染的艺术,为国家的艺术在工作,之所以精彩是因为,她帮助李可染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除了这点之外,还教育出了非常优秀的子女,许多非常优秀的学生,她是伟大的社会活动家,在晚年,她将李可染先生的作品全部捐献给国家,非常的了不起,此外,在晚年的时候,邹佩珠先生还写书法,具有自己的气象,看似是在写书法,其实更多的是在练毅力,练自己对于艺术的理解和认识,北京画院在今后会专门设立李可染先生的展示场馆,将李可染先生推向世界更大的舞台,此外,还会梳理邹佩珠先生对美术史的贡献,她与李可染先生都应留在美术史中,今后对于李可染先生的研究展示会一直做下去。”

      中国画院院长杨晓阳先生则从四个方面概括了邹佩珠先生的成就:“首先,邹佩珠先生是一位非常伟大的雕塑家,由于她辅助李可染先生,遮蔽了她自己的艺术成就,对于我们来说,要深入的研究和重视邹佩珠先生在这方面的成就;其次是,她将自己的爱和全部都献给了李可染先生,值得我们敬仰;第三,她是伟大的社会活动家,在李可染先生去世之后,她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建立李可染艺术基金会,捐赠李可染先生的作品给国家,教育和提携大量的青年后辈,可以说她为中国的美术事业燃烧了自己,这点我自己有切身体会;第四,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将家传和精神很好的传递给了后辈。”

      邹佩珠先生1920年农历七月初七生于浙江杭州;1938年在重庆考入国立艺专雕塑系;1944年由林风眠先生主婚、李超士先生证婚与李可染先生结婚;1946年应徐悲鸿先生邀请任教于北平艺专。在她的积极倡议和参与下,筹建了我国第一所雕塑工厂(即今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所),建国初期任教中央美院雕塑创作室,并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之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组的起草和定稿。主要作品有:北京体育馆休息厅的大型浮雕运动员像、北京工人体育场掷铁饼运动员像、安徽宿县烈士陵园的彭雪枫烈士纪念碑雕像等。与此同时,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她以自己的方式鼎力协助李可染先生的中国画改革工作。在生活极为困难的50年代,坚持创作、照顾可染先生和家庭生活的同时,还兼职其他工作以补贴家用;她保护可染先生度过了文化革命的各种冲击;全身心的照顾使可染先生克服了晚年体弱多病,迎来了艺术创作的高峰,使古老的中国画出现了新的面貌。可染先生过世后的二十年里,她努力推广宣传李可染先生的艺术和精神,并积极参与社会文化和公益活动,成为著名的社会活动家。

      对于邹佩珠先生,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陈履生在谈到时表示:“邹先生是李可染先生的忠实伴侣和亲密助手,她一生积极协助可染先生改革发展中国山水画、协助拍摄李可染教学片、照顾李可染先生生活。李可染先生过世后,为弘扬民族文化和推动中国画艺术的发展,邹佩珠先生怀着特殊的情感,不知疲倦地投入李可染艺术创作与中国画教育教学的全面研究,先后主持出版数十种李可染画集、刊物,在国内外多次举办大型展览及交流活动,筹建李可染艺术基金会,李可染先生在世的时候,因为李先生在艺术上的影响力,大家很少关注到邹老,但是可染先生去世后,大家才发现邹老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她对弘扬可染先生的艺术,维持李家的家风,弘扬传统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她的去世是中国美术界的损失。”

      李苦禅之子李燕在讲到邹佩珠先生时,亲切的称呼她为“邹阿姨”,李燕在现场还专门拿出一些照片,这些照片都是他珍藏的,外人从没见过的珍贵影像,他表示自己有今天的成就,与邹先生的严厉教导分不开:“中央美术学院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宿舍,堪称全中国大师级画家的聚集地,院子里的所有晚辈,包括我在内,都受到老一辈艺术家的教导。李师叔和邹阿姨从小看着我长大,待我和小可一样,做得好就表扬,做错事了一样严厉批评。”

      邹佩珠先生曾经写过一段话,从其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对于李可染先生的弄弄爱意:“我生于1920年的农历七夕,没有嫁给‘放牛郎’,却和可染这个‘画牛郎’结缘一生。我们是在抗日战争期间的重庆结婚,也就因为这,民族自强、国家昌盛成了我们终身的理想和情结。可一个文化人只能通过自己的工作也就是中国画改革,来为实现这个大目标做些贡献,我敬仰可染,知道只有他能做成这个事,所以我能忘掉自己,给他做了一辈子的勤杂工,直到今天……”

     这是一位伟大的妻子,一位伟大的母亲,更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邹佩珠之子李小可在讲到自己母亲时表示:“母亲无怨无悔的奉献是父亲事业的前提和保障;父亲的成就里有母亲的心血和她的人生,他们的理想和灵魂早已融汇在一起无法分离。由于父母事业上的重担,我们三个孩子可能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能得到父母更多的关照,但我们永远以作为李可染和邹佩珠的孩子而感到骄傲。以母亲为荣!”

 

建议内容:
联系方式:
关闭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建议。关闭
提交失败!
重新提交